平特一肖尾数什么意思|5个三连公式多少组

峨眉雪

2019-03-14 14:48:49   來源:新絲路雜志  責任編輯:

  文|余惑
 
  你或許見過北國林海雪原一望無際的雪,也見過洋洋灑灑的鵝毛大雪,但你見過“千崖冰玉里、萬峰水晶宮”的人間仙境嗎?
 
  曲折的臺階兩側布滿一棵棵高聳入天的百年針葉林,每一棵都像成團的花,一棵連一棵,一朵連一朵,姿態各異,美輪美奐。峰巒上的千枝滴翠幻變成玉樹瓊花,晶瑩透明,宛如"琉璃世界",使你不由地感嘆真是“奪天地之造化”的人間仙境啊!
  偶登峨眉,就碰上了這一非常難得的自然奇觀——“霧凇”“雪凇”,群山皆染白,萬物換妖嬈。
  詩曰:“雪岳橫空似玉雕,紅妝素裹險峰嬌。半山青色云遮掩,如畫風光世外妖。”話說,每年秋末,峨眉山金頂開始飄雪,立冬一過,峨眉山大坪已是雪花滿山飛舞,紛紛揚揚,一株株挺立的常綠喬木,如瓊枝玉葉,白塔凌空。
 
  峨眉歸來,我寫了一首打油詩:
 
  峨眉風景就是奇,山下晴朗山上雪。
 
  煙霧氤氳如仙境,近在咫尺看不見。
 
  百年針樹掛瓊花,高聳挺拔插云霄。
 
  三尺積雪厚裹巖,百折不撓方得見。
 
  上峨眉山是計劃外的行程,是老天賜予我的一場修行。
 
  為了一睹峨眉猴精的芳容,一家三口冒冒失失地踏上了上峨眉山徒步最長、最險的路線,全程62公里,途徑猴區,九十九道拐,鉆天坡等路段,可謂九死一生。
 
  早晨八點,從清音閣購票進入峨眉山景區,大概兩個小時后,到了生態猴區,看到了期待已久的峨眉猴。此路段游客還比較多,猴子卻只有幾只。游客們喂猴子,挑逗猴子,拍攝猴子的一舉一動。峨眉猴,真是成精了,它們可以利落熟練地在嘴里磕瓜子,而且可以一次吃好幾顆。
 
  告別猴子,繼續前行。
  再走了兩三個小時,只覺得云低霧濃,似雨非雨,如霧非霧,仿佛周身被雨打濕,但撫摸衣裝,卻沒有被雨水浸濕的痕跡,只感覺到清涼和舒適,如飄忽在迷茫的境界中,飄飄欲仙。
 
  兩人僅相隔5,6米的距離,卻只能聽到聲音,看不到彼此。原來這是著名景點——洪椿曉雨。詩云“山行本無雨,空翠濕人衣。”
 
  回頭看看爬過的山路,五米開外就看不到走過的路,我不由地想起了,“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
 
  一路上都標記“野猴未馴,注意安全”,但我們并未留意。過了洪椿坪,我們差點遭遇猴群的攻擊。我們目睹了一隊游客被猴子攻擊后的慘狀,一位游客的背包被猴子搶去了,里面吃的被掏空,其余雜物散落一地,另一名游客被猴子打得面紅耳赤,我倒吸一口涼氣。
  偏不巧,這個地段堪稱是峨眉山徒步上山路段最艱難的一段,九十九道拐。這里山勢高峻,坡陡石滑,險絕人寰。從山頂至山腳,曲折多彎道,一拐連一拐,一坡接一坡,看一坡到頭,忽的峰回路轉,又是一坡。每一坡臺階都接近40多度,臺階又落滿5公分厚的雪。一邊是懸崖峭壁,一邊是高峰聳立,有的地段,懸崖邊連護欄都沒有。加上猴群神出鬼沒,三五成群,專門挑選人數少的游客出擊。
 
  由于看不到頭,對人的意志力實在是一個不小的考驗,在我們的相互鼓勵下,雖然孩子也不停地叫苦叫累,但仍順利地戰勝了這段天險。
  要說九十九道拐是第一道難題,那么鉆天坡就是第二大難關了,“鉆天坡”,顧名思義,垂直高度300米,其石磴嶙峋,如登天梯,陡峭而不見頭,直插云天。而且,臺階上就鋪滿了厚厚的積雪,更準確說,下面是冰,上面是雪。
  只有戴上“冰爪”才能蹣跚前行,否則一步三滑,寸步難行。因為這段坡太堵,我們幾乎是手腳并用,連走帶爬在前行。到了稍微平緩的臺階,一手拄著拐杖,慢慢一步一步往上爬。待到坡陡處,一家三口手拉手,慢慢地往前挪。很多地方狹窄艱險到只能一個人一個人輪流過。過的人,屏住呼吸,屁股坐到被冰雪覆蓋到看不到絲毫痕跡的臺階上,兩只手撐在身后,慢慢往過挪。生怕一個粗的呼吸,都會滑下去。每過一個險處,我都要長出一口氣。
 
  走啊走,走啊走,只見時間一分一秒地流失,腳下的路卻感覺越走越長,半天也見不到一個歇腳處,好不容易到了一處,都是關門。同行的游客越來越少,半天碰見幾個從對面下山的游客,我們趕緊詢問距離下一段休息點的距離,以尋求些許的安寧。不知道經過了多少關門的休息地,我們都已饑腸轆轆,卻不得不繼續挪動像灌了鉛一樣沉重的腿。
  正所謂“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當我們隨時都想放棄的時候,忽然就置身于一個令人喜出望外的冰雪世界了。處處雪樹冰花,瓊枝玉葉,白塔凌空,抱怨與疲憊瞬間煙消云散,忽然對陶淵明忽逢桃花源時的情景有點感同身受。
 
  緊接著,臺階也平坦了很多,上幾步,下一段。我們拍照,合影,待到下坡的地方就歡暢地半跑半滑下去,孩子就歡快地玩起了雪。偶爾一只小松鼠跑過,打破了這里的靜謐。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不得不繼續趕路。
 
  走到洗象池的時候,天已擦黑了。厚厚的雪積滿了臺階,幾乎看不到前行人踩過的腳印,天空慢慢飄起了雪花,路有多么陡峭不得而知,帶個孩子,抹黑上路,太冒險,因為要到雷洞坪還有兩個小時的路程,只能湊合住在農家樂。
  山上接近零下十度,因為山高路堵,所有食材均是靠人力運送,包括炭火也是。我們每人身上蓋上厚厚的三層被子,身子底下的電褥子卻沒有絲毫溫度。頭伸在外面,呼出的氣瞬間凝結,雖然很冷,但卻遠離的城市喧囂,安靜地能聽到雪化的聲音。
 
  第二天一大早,帶著些許遺憾離開了峨眉山!
 
  峨眉山,我還會再來!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刊登 聯系方式
版權所有:陜西新絲路雜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號信箱     聯系電話:18992257888
法律顧問:陜西百望律師事務所程向輝主任
平特一肖尾数什么意思 北京pk赛车投注方法 冰球 牛牛二人麻将棋牌下载 优博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 pk10免费滚雪球计划APP 3肖6码三肖六码中特 北京pk10走势教程 17年重庆时时彩骗局 宝赢彩票?app唯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