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一肖尾数什么意思|5个三连公式多少组

王磊:“一帶一路”推動全球經濟治理變革

2019-01-21 15:17:49   來源:中國一帶一路網  責任編輯:

  2018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精心辦好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歷史背景下,“一帶一路”建設成為中國推動全方位對外開放、參與全球經濟治理體系變革的創新性實踐。近年來,世界經濟雖然逐步擺脫全球金融危機的嚴重沖擊,實現了較為快速的增長,但2018年全球經濟增長明顯低于預期,并且各經濟體普遍不同步,分化較為嚴重。特別是自2018年初以來,阿根廷、土耳其等多個主要新興經濟體遭遇了嚴重的金融動蕩,單邊保護主義不斷蔓延,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和推動全球經濟治理體系變革,變得更為迫切。“一帶一路”建設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采取多邊主義路徑,體現了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維護經濟全球化發展趨勢的努力打造了開放共贏的合作模式、公正平等的治理模式、平衡普惠的發展模式、多輪驅動的增長模式。“一帶一路”倡議為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參與全球經濟治理和推動國際經濟體系變革,提供了重要平臺。
 
  自從二戰結束以來,廣大發展中國家提出了建設一個更加公正合理的國際經濟體系的目標,在探索實現民族獨立和經濟自主發展的過程中,甚至一度采取了具有較強對抗性的激進方式,但都沒有改變發達國家在根本上主導國際經濟體系的格局,自冷戰結束以來,發展中國家及其推動的南南合作甚至一度在經濟全球化中銷聲匿跡。“一帶一路”建設倡導沿線周邊國家和地區之間實現對接,推動國際經濟體系變革,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尤其突出發展中國家間的合作與發展。
 
  第一,“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沿線周邊國家和地區之間的對接,而不是脫鉤。
 
  20世紀六七十年代,新獲得民族獨立的發展中國家為了改變自身處于國際經濟體系邊緣的地位,除了加強在聯合國框架下的南南合作之外,更主要是加強發展中國家內部的團結,建立了不結盟運動、77國集團、經濟互助委員會等合作機制,具有鮮明的封閉俱樂部性質和一定的對抗屬性。有些國家更為激進地認為,唯有與全球經濟體系脫鉤,才是謀求自身獨立健康發展的唯一選擇。不僅如此,在近年來逆全球化抬頭的背景下,甚至部分發達國家的政策趨向也透射出較為濃厚的“脫鉤”取向,例如正在推進中的英國脫歐進程、部分區域貿易協定中排斥第三方的條款,乃至對貿易伙伴發起的貿易戰等。
 
  “一帶一路”建設則倡導參與方在發展戰略、建設愿景、總體規劃等方面的有效對接,不僅強調具體行業與領域的對接,而且強調發展戰略的對接;既有兩國之間的雙邊對接,更有區域性合作機制乃至與國際組織之間的對接。截至2018年8月,已有百余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同中國簽署了近120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上海合作組織、東盟、亞太經合組織、歐盟、歐亞經濟聯盟、拉美加勒比共同體等區域合作組織,以及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等都表達了對“一帶一路”建設的高度支持。在中俄共同推動下,“一帶一路”倡議與歐亞經濟聯盟戰略對接已經邁出實質性的一步。中國—中東歐合作、中國—拉共體論壇也以區域方式,推動雙方和多邊發展戰略的對接。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宣言》明確指出,“一帶一路”建設順應時代潮流。
 
  第二,“一帶一路”建設以內外聯動路徑,統籌國內國際兩個發展大局。
 
  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任何國家都不可能隔絕于世界經濟體系,都是全球產業鏈和價值鏈的有機組成部分。“一帶一路”建設采取以國內國外聯動的路徑統籌經濟發展,這與中國所遵循的全球經濟治理觀是內在一致的。今天的中國已經深度融入了世界,“世界好,中國才能好;中國好,世界才能更好”的共識,經受住了40年改革開放的實踐檢驗。“一帶一路”建設是中國對外開放和國內區域協調發展的結合,體現了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更好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理念。“一帶一路”建設是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后主動適應全球化發展新趨勢的客觀要求,立足國內,放眼國際,妥善處理國內發展和對外開放的關系、發揮自身優勢和利用外部條件的關系、自身發展與承擔國際責任的關系等,形成兩個大局之間相互配合、良性互動的格局。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中國發展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在危和機同生并存的情況下,“一帶一路”建設有利于中國擴大進出口貿易,推動出口市場多元化,助力新時期推進更高水平對外開放,對于穩外貿、穩外資大有裨益。五年來,“一帶一路”建設有力推動了互聯互通、產能合作、貿易投資等重點領域的務實合作,有利于中國的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在進入新階段后,“一帶一路”建設將有利于中國進一步向參與規則制定等制度型開放轉變。
 
  第三,“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維護經濟全球化。
 
  長期以來,發達國家扮演著經濟全球化牽引力量的角色是對外投資的主要提供者、科技創新的引領者、市場開放的倡導者。由于從經濟全球化中獲得巨大的經濟收益,發達國家也不斷為其注入前行的動力。但是,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貿易保護主義和排他主義在主要發達國家抬頭,一些發達國家內部的經濟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蔓延,成為經濟全球化和開放型世界經濟的反對力量。一些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為了自保,也通過加強管制、收緊市場、放寬雙反措施等多種方式,變相執行貿易保護主義。
 
  在貿易保護主義和排他主義的逆全球化中,“一帶一路”建設努力前行,通過搭建貨物、服務、資金、信息、技術、規則溝通的開放性合作平臺,積極推進基礎設施跨國、跨區域互聯互通。通過構建自貿區網絡,“一帶一路”建設倡導更具包容性的國際貿易,推動貿易自由化和便利化,捍衛以世界貿易組織為中心的全球多邊貿易體系的核心地位,并推動“一帶一路”參與方以雙邊或區域合作的方式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在“一帶一路”提供的開放型平臺上促成具有更大包容性、更廣覆蓋范圍、更豐富內涵的自由貿易區網絡。
 
  更具創新意義的是,“一帶一路”倡議鼓勵有能力、有意愿的經濟體開展第三方市場合作,促成優勢資源和開發能力的聚合,攜手在基礎設施建設、能源開發等諸多重要行業和領域,共同規劃、聯合投資、配合施工,做好后期服務,以共商共建共享原則達成雙贏和多贏。2018年,中國和日本簽署了《關于中日第三方市場合作的備忘錄》,并舉行了第一屆中日第三方市場合作論壇,是“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力促經濟全球化的重要進展。
 
  尤為重要的是,雖然“一帶一路”倡議旨在打造全球范圍內的國際合作新平臺,但其重要落腳點是推動發展中國家的發展與合作,增添共同發展新動力,加大對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的支持力度,縮小南北發展差距,推動全球經濟發展。“一帶一路”建設追求的根本目標是各國共同發展和包含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生態等在內的全方位發展。“一帶一路”建設五年多的實踐表明,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有非常高的熱情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推動自身發展戰略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對接。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在多大程度上受益于此,也成為檢驗“一帶一路”建設成效的重要標尺,更彰顯了“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努力。新時代中國推動全方位對外開放,共建“一帶一路”是最重要的國際合作平臺,要發揮企業主體作用,有效管控各類風險,推動世貿組織改革。(作者為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副教授、中國教育與社會發展研究院研究員、金磚國家合作研究中心主任王磊)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刊登 聯系方式
版權所有:陜西新絲路雜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號信箱     聯系電話:18992257888
法律顧問:陜西百望律師事務所程向輝主任
平特一肖尾数什么意思 汇辰彩票的网址 看全平台直播的软件 快三口诀逢3下15见4出26 pk10计划软件公式 麻将玩法 欢乐生肖全天免费计划 时时彩买单双没输过 后三组选包胆奖金计算 龙虎相斗谁是赢家 北京pk赛车一分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