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一肖尾数什么意思|5个三连公式多少组

一所大學和一群學者

2019-04-02 09:27:57   來源:本網 作者 曹林洲  責任編輯:cuican

  
 
  一千多年以前,北宋思想家、教育家、“關學”文化創始人張載辭官隱居在眉縣,“俯而讀,仰而思。有得則識之,或半夜坐起,取燭以書……”依靠家中數畝薄田維持生活,整日講學讀書,辛勤育人,著書立說,終身清貧,以至于歿后貧無以殮。他以自己的一生尊順天意,成為了立天、立地、立人光輝典范;踐行了儒家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宏圖大略。留下了“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宏大志向,光耀千秋,流芳百世,成為后人終生追求的人生目標。
 
  一千多年后,也是在張載著書立說,教書育人的這個地方,有一群共和國的天子驕子,他們的人生伴隨著國家命運的跌宕起伏又跟這片神圣土地聯系在一起,他們放棄了原本的事業,背離了都市生活,拖家帶口,一路顛沛,從北京遷徙到眉縣。他們以良好的師德再現了張載思想的光輝,以忠誠的赤膽終身投入教育事業,書寫了可歌可泣的傳奇人生……
 
  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末,我們國家發生了嚴重的自然災害,全國范圍出現了大面積的欠收,發生了新中國成立以來史無前例的糧荒。正是這場災難打亂了國家的發展節奏,使好多行業出現了嚴重的混亂局面,使好多籌建項目中途夭折,使好多人的命運發生了戲劇性的改變。
 
  其中,有這么一所大學和一群學者正是在這個時候從北京幾經波折來到眉縣,為眉縣教育事業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筆者懷著銘記歷史,感激恩師的心情,在2019年大年初一看望并釆訪了當事人宋曙儒老師,宋老師現年87歲,身體健康,思維清晰,記憶力非常好。以下是根據宋老師講述內容寫成的一篇記實文章,分享給大家。
 
  一所從北京遷來的大學
 
  1959年9月中國科學院科學技術學部和數理化學部在北京創辦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先生擔任名譽校長。緊接著在1960年上半年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和地學學部也積極籌建一所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教師的來源是由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和地學學部的部分研究人員,北京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北京外國語學院,上海外國語學院,武漢大學等國內著名高等學府的大學畢業高材生組成。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和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屬于中國科學院的兩個平行院校,中國科學院常務副院長竺可楨先生擔任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的名譽院長,最初在北京中關村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辦公。
 
  在1959年下半年,全國已經出現了大面積的糧荒,北京市情況尤為嚴重。北京市委市政府首先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領導談話,北京市已經無力供給糧食,讓他們自謀出路。中國科技大學聯系了武漢,南京,成都等地,在那個全國缺糧,人人自危的非常時期,這些地方沒人愿意接受他們。結果安徽合肥得知消息后,以其前瞻性的眼光主動聯系到了處于生死存亡關頭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歡迎他們遷往合肥,合肥市領導說:“雖然我們的糧食也不寬裕,但我們還可以勻出一部分給你們,支持你們把這所大學辦下去”。就這樣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就遷往安徽合肥,在安徽合肥度過這一最艱難的關口,如今已經成為全國一流,世界有名的高等學府。同時也跟安徽合肥結下了深厚的情誼,以致于他們再也沒有返回北京的念想。
 
  1960年9月,北京市委書記彭真給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領導談話,讓他們自行解決吃飯問題。彭真書記意味深長的說:“我知道辦大學對國家的重要性,也知道國家對教育的關心和支持,知道你們中科院缺的不是錢,但我們現在確實沒有糧食,辦一所大學動輒幾千人,我們實在無法供給糧食,希望你們自己想辦法,解決吃飯問題”。陜西科學院領導得知這一消息后,就主動邀請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遷往西安,陜西科學院領導說:“來西安讓你們吃飽肚子應該沒有什么問題”。于是,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大隊人馬,帶上教學器材和設備來到西安,住在西安市建國路陜西省委招待所,三個月后同樣出現糧荒,西安市委市政府又對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領導談話,讓自行解決吃飯問題。無奈之下院領導跟楊凌中國科學院水土保持研究所取得聯系,水土保持研究所愿意收留這所大學,學院從西安再遷往楊凌,在楊凌水保所呆了幾個月,也同樣出現沒糧吃的困窘局面。幸虧時任眉縣縣委書記馮世英慧眼識金,認為這是個引進人才留住大學千載難逢的機會,盛情邀請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來眉縣繼續辦學,共渡難關。馮世英書記說:“我們眉縣不僅可以讓你們吃飽肚子,我們眉縣齊鎮還有一所陜西省林業學校,你們還可以借用林校部分教室上課,在那兒繼續辦大學”。于是,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就于1961年1月24日欣然前往眉縣齊鎮,駐足于這個當時只有幾千人的小鄉鎮。在眉縣縣委縣政府的支持和關懷下,教職員工和學生不僅確實能吃飽肚子,而且很快在眉縣齊鎮林校轉入正常教學。大約八個月后,即1961年9月2日,中央對全國下發文件,內容是:“調整,充實,鞏固,提高”。當時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屬于充實,鞏固,提高的對象,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屬于調整對象,就被調整下馬了。一百多名教職員工,就地解散,自謀出路。其中大部分科學家和教師就職于眉縣的各個中學,三百多名學生被迫輟學。
 
  這個原本跟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并駕齊驅的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在三年困難時期,為了吃飽肚子,一波三折的從首都北京落腳眉縣齊鎮,最終就這樣在籌建中流亡兩年后胎死腹中。
 
  一群奉獻教育的學者
 
  一所大學的命運決定了一群科學家和學者的命運。歷史應該記住他們,西府大地應該記住他們,眉縣的千千萬萬學子應該記住他們……
 
  宋曙儒老師,江西南昌人,出身于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曾在中學和師范學校任教,他中學畢業于大名鼎鼎曾經培養出21位院士的南昌第一中學。1951年,父親不幸離世,身為長子的他,養活母親和一家弟妹四人的重擔就壓在他的肩上。1952年他考取了帶資上學的中央然料工業部干部學校,大專畢業后,分配到中國礦業學院,在教材科從事刻版,油印,鉛印及教材校對工作。1955年7月他以語政史地四門功課361分的成績報考北京大學中文系,由于中國礦業學院人事部門不放行而擱淺。之后由于工作需要從北京中國礦業學院調到本系統的河南焦作煤礦學校工作。
 
  1956年由于高中畢業生太少,國務院號召在職干部報考大學,當年四十多名干部從焦作到新鄉參加高考,唯有他以四門功課368分的優異成績考取北京俄語學院俄語專業,其余全部落榜。中蘇友好時,俄語專業是當時最好的專業,北京外國語學院俄語系是從北京俄語學院合并而來,是當時全國俄語最強大學。1959年北京俄語學院和北京外國語學院合并,北京俄語學院院長張錫疇擔任合并后的北京外國語學院的首任院長。宋曙儒老師是北京外國語學院1960年的俄語專業畢業生,他的俄語專業成績非常優秀,被分配到去向最好的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但任俄語教師。上大學時他們班只有15名同學,其中兩名同學1957年被打成右派而中途輟學,其余同學基本都去了不同的大學任教,后來都成為大學教授。真是造化弄人,宋曙儒老師自從被分配擔任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俄文教師那天起,就注定了他從此要走一段不同尋常的人生道路。
 
  他隨著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從北京到西安,再到楊凌,最后到眉縣齊鎮,學院最終就地解散后,他再就職于眉縣中學。在眉縣中學給學生教授了多年俄語后,由于中蘇關系破裂,學校不再開設俄語課程,只好改教語文,所幸他本身具有雄厚的語文功底,才避免了這一變故給他帶來的又一次人生尷尬。宋曙儒老師從1962年5月至1969年4月在眉縣中學任教,文化革命期間被下放到王東初級中學8年。1973年3月再回眉縣中學,直到1994年10月光榮退休。宋曙儒老師以其高尚的師德,扎實的語言功底,幽默風趣的教學藝術和飽滿的工作熱情,深受廣大師生愛戴。在眉縣教育界一干就是32年,教書育人,可謂桃李滿天下。
 
  改革開放后,他們這波人當中有些人另謀出路,去了大城市發展。江西財經大學也曾有意讓宋曙儒老師回去任教。可是宋老師還是舍不得在困難時期給了他幫助的眉縣人民和眉縣這塊熱土,他毅然決然地留在眉縣,默默無聞的為眉縣的教育事業做出畢生的貢獻。
 
  李夷老師,遼寧丹東人,畢業于吉林大學化學系,精通日語和俄語。在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成立前他已是中國科學院地學學部地質所的副研究員,國家粘土研究專家,1958年出版了他翻譯的《粘土礦物》一書,1963年科學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中國粘土礦物研究》和《中國澎土巖》兩本學術專著。他還創研了“全自動熱天平”,“全自動單雙記熱儀”,榮立個人二等功一次。1958年毛主席在北京中關村接見科學家時,李夷老師作為年輕有為學者受到接見。他那時已經是響當當的大科學家了。
 
  那場自然災害也使他隨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學院來到眉縣齊鎮,學院解散后成為眉縣中學的一名化學老師。關于李夷老師還流傳著一個有趣的小故事,李夷老師在眉縣中學給學生上第一堂化學課,他用一堂課講解完了一本化學書,學生什么也沒聽懂,他卻覺得中學化學如此簡單。之后知識淵博聰明好學的李夷老師很快就適應了中學化學教學,最終成為非常優秀的中學化學老師。
 
  文化大革命結束后,李夷老師先后在眉縣金渠中學和眉縣中學教授化學。1980年上海寶鋼集團委托浙江地質研究所給他們研究煉鋼用的粘土,可是浙江地質研究所沒有這方面的專家,最終在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了解到在眉縣中學任教的李夷老師是粘土專家,浙江地質研究所向眉縣教育局及眉縣中學發出調李夷老師去浙江地質所工作的商調涵。時任眉縣教育局副局長,眉縣中學黨支部書記的范鴻江跟李夷老師達成君子協定,李夷老師把1981年度畢業班學生的化學課帶到參加高考完畢,支持他去浙江地質所工作。可惜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正是那年李毅老師有天晚上突然急病發作,經搶救無效不幸病逝,時年58歲。
 
  在眉縣中學還有中科院副研究員地理學家林善西老師,北京師范大學數學專業高才生溫官治老師,北京大學化學專業高才生王恕蓉老師等等。在其他鄉鎮中學還有他們一批留下來的好多老師,正是這一批科學家和年富力強的高才生教師隊伍,大大提高了眉縣的教育水平和教學質量,成為眉縣教育做大做強的基石。
 
  歷史不會忘記的恩師
 
  1977年全國恢復高考,眉縣的高考成績一直在寶雞名列前矛,各個中學遍地開花,喜報頻傳。也正是這些老師用他們高尚的師德和高超的教學水平,為眉縣培養了一大批優秀人才,為眉縣教育創造了無數輝煌,為眉縣教育留下了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寶貴財富。以致于2000年左右眉縣的教育已成為全國教育的典范。2003年被陜西省人民政府授予首個“教育強縣”的光榮稱號。2004年國務委員國家教委主任陳至立在眉縣調研時不無感慨地說:“眉縣的教育為全國教育制定標準提供了依據;眉縣的教育給沿海以壓力;眉縣的教育給西部帶了個頭”。眉縣的教育能得到國家領導人如此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確實也是受之無愧實至名歸。如今的眉縣教育在歷屆領導的正確領導和大力支持下依然穩健著實,繼續著它的輝煌。
 
  相信歷史不會忘記這些來自五湖四海可愛的人們,眉縣人民更不會忘記為眉縣教育事業做出非凡貢獻的這些敬愛的老師。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刊登 聯系方式
版權所有:陜西新絲路雜志社有限公司    備案號:陜ICP備15002333號-1地址:西安市666號信箱     聯系電話:18992257888
法律顧問:陜西百望律師事務所程向輝主任
平特一肖尾数什么意思 真人投注网 1分快3规律计划 北京pk10直播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黑马人工计划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金鼎集团 美娱娱乐平台登录网址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pk10计划软件破解